重走边关只为情

来源:中国时代文化网  黄柏生  发布时间:2019-05-19 11:36
——广西军区原独立师二团(133师398团)
特务连(侦察二队)重走边关活动纪实
 
     上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仍是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是祖国南疆邻国越南战火纷飞、中越边境战事不断的年代。正是在这个岁月、这个年代里,一群又一群的爱国青年,从我国十几个省份应征入伍,来到了驻守祖国南大门的广西军区原独立师二团(后改为133师398团)特务连(侦察二队)服役。他们不仅历经战火,忠于职守,为保卫祖国安全、保卫四化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留下了一段终身难以忘怀的情感。2019年4月19—26日,该特务连(侦察二队)组织开展了一次“相约19·情聚南疆”的活动,曾在特务连(侦察二队)服役过的近200名转业、退伍官兵从祖国的四面八方齐聚广西,参加了这次意义非同凡响的活动。他们走访了当年战斗、生活和安葬烈士战友的南宁、防城、东兴、凭祥、宁明、龙州、崇左等十多个市县和山村。笔者作为特务连(前身警通连)的一员,全程参加了这次活动。大家这次重走边关,既不是去南国观光,也不是去边城购物,而只是为了去了却那段难以割舍、难以了却的不了之情。
 
终 生 无 悔 爱 国 情
 
      笔者了解到,这次来参加活动的特务连(侦察二队)的转业、退伍官兵,少部分是六、七十年代入伍的,而大部分是八十年代入伍的,其中很多是高中生,有的是城市人、有的已参加了工作。他们本可在地方继续考学深造,或稳稳当当在单位上班领薪养家,或当个体户自主创业自我发展,过上舒心安宁的日子。但他们却偏偏选择了吃苦受累、流血牺牲的从军报国之路。从广西柳州市入伍的赵堂文、赵堂武这对孪生兄弟,都是高中生,其父是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解放军战士,曾参加过辽沈、平津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堂文、堂武兄弟继承父辈的爱国之志,在明知中越边境战火仍在燃烧的1979年底,双双报名应征来到了特务连服役,哥哥堂文当侦察兵,弟弟堂武当警卫员,双双比翼齐飞,工作积极努力,完成任务出色,兄弟俩都服役了三年,都各两次获部队嘉奖。1976年底从广西忻城入伍的特务连连长兰可尊(后在执行侦察任务中牺牲),1977年底从湖南入伍的六班班长敖为荣,1980年底从广东入伍的战士陈亚金,他们入伍前已都是教师,但他们毅然投笔从戎,在特务连服役期间,一直干侦察工作,多次出色执行侦察作战任务,战绩显著,多次荣立一、二、三等战功。
       特务连(侦察二队)担负着警卫、侦察、工兵等重要职责,而作战中先期深入虎穴、开辟通路的就是侦察兵和工兵了,其任务的艰巨性、复杂性和危险性是非同一般的,他们就是一群与魔鬼与死神打交道的人。但官兵们怀揣着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肩负着保家卫国的重托,以他们的青春与热血、机智与勇敢,为祖国和人民创造了辉煌的战绩,立下了显赫的战功。当年的侦察参谋谢伟强,越战前即带领侦察排长张自化、侦察四班战士兰可尊和陈强等,于战前在边境抓捕越战东线笫一名越俘,并毙敌三名,兰可尊、谢伟强、陈强等多名官兵荣立一、二、三等功,侦察四班荣立集体二等功。自此之后,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官兵们再接再励,又出色地完成了许多作战任务,战功累累。特务连指导员覃显凡被中央军委授予“侦察英雄”称号,并荣立一等战功;侦察二队军医周本清被广州军区授予“战场救护模范”,并荣立一等战功;侦察参谋邓义朋(后在执行侦察任务中牺牲)、侦察二队队长陈太祥、侦察排长张冀东、侦察班长敖为荣、侦察兵冯文清等均多次荣立二等、三等战功。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官兵们,大多荣立过一次以上战功,或多次受到过部队嘉奖,人人都有一片赤诚可见的爱国心,个个都有一段令人赞叹的“威水”史。我侦察二队的官兵们由于敢打仗、能打仗、打胜仗,让越军防不胜防,守不胜守,成为了广西我边防部队对敌斗争的一把利剑,因而不仅在广西我边防部队中声名雀起,也令越军闻风丧胆、恨之入骨!越军把我侦察二队称为“地老鼠”,不得不从越军的精锐----特工队中抽调重兵来应对,并悬赏要我陈太强队长的人头。
      在广西边境执行作战任务的几年中,我特务连(侦察二队)先后有近十名官兵不幸光荣牺牲,长眠在祖国的边陲;先后有十多名官兵不幸光荣负伤,有的还留下了终身残疾。但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至今对祖国忠诚不二,对自己的选择终生无悔。这次活动中,笔者半开玩笑地问张自化、张冀东范志辉、陈传宝、张武亮等多名伤残战友:你们对自已的负伤、致残后悔过吗?今天你们有什么想法?大家一致的回答是:既然当初选择了从军报国,而作战就会有流血牺牲,今天没有什么后悔的!与那些二十岁左右就作战牺牲、已长眠边境三四十年的战友比,我们已经很知足了!看看这群深明大义的可敬可爱的伤残老兵,他们对祖国的热爱还是如此的执着,他们对祖国的忠诚还是当年的初心!
     这次活动安排参观了当时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多处战地和界碑。战友们对战地和界碑情有独钟,因为战地是他们魂牵梦绕之地,界碑是他们心中的祖国。他们每到一处战地,都要细细地眺望,并以战地为背景合影留念;他们每到一处界碑,都要深情地抚摸,并以界碑为伴合影留念。特别感人的是去参观凭祥弄怀村后山1173号界碑的情景。该界碑立于海拔560多米高的山顶上,参观这个界碑要走一段又长又陡有n个“之”字拐的山路。笔者和战友们都走得很吃力,不时停下来休息,而范志辉(因战小腿截肢,三级伤残)、陈传宝(因战7级伤残)等几位伤残战友虽然都汗流夹背、气喘吁吁,但他们相互参扶奋力爬行,最终也都到达山顶参观了界碑,并与笔者等在界碑处合影留念。在战友们的眼里:战地就是他们尽忠职守之地!界碑就是他们神圣祖国的象征!
 
生 死 相 依 战 友 情
 
       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官兵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部队这个大家庭,大家同学习、同训练、同娱乐,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结下了深情厚意。尤其是在艰苦和危险的作战中,大家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支援,结下了生死相依的战友情、手足谊。
     
      这次活动期间,大家回忆、叙谈最多的是战友深情。曾参加过靠茅山捕俘作战的几名战友回忆,当时捕俘作战中,因出乎意料触发地雷,特务连连长兰可尊、侦察参谋邓义朋、战士张武亮等多名捕俘手不幸伤亡,战斗十分惨烈。战友罗进开发现张武亮身负重伤不能动弹,便立刻冲过去抢救,结果罗进开战友不幸中弹身亡。接着,战友林礼跃又冲过去抢救张武亮,并坚定地对他说:“我就是死也要把你背回去!”,最终将张武亮战友背回国来,让张武亮和战友们十分感动。六班班长敖为荣也跟笔者谈到,一次他们班为掩护工兵开辟通路,战士韦升不慎滑倒触响地雷,双腿被炸断,他立刻跑过去救韦升。韦升痛苦地对他说:“班长,我才十八岁呀,我不能没有腿啊!”见此情景,敖班长顿觉撕心裂肺,比自己受伤还难受。敖班长一边安慰韦升,一边飞快地把韦升背下阵地,送往救护所抢救。笔者向范志辉、陈传宝、张武亮等多名战友了解他们负伤时战友们抢救的情形,他们都说患难见真情!对战友们的拼死相救无比感激,终生难忘战友情!
 
       侦察二队队长陈太祥对笔者说:他在团干侦察工作五年,带领侦察兵转战广西边境一线,无数次执行侦察作战任务,对战友之间相互关爱的真诚友谊和生死相依的手足之情深有体会。执行作战任务时,大家都相互配合,相互掩护,相互关照;战友负伤了,大家都会积极主动地帮助救护,牺牲了会竭尽全力抢运回国;危急关头大家争着上,荣誉面前不伸手。整个侦察二队,就是一个团结、和谐、友爰的大家庭。
      四十年后,祖国南疆的硝烟已经散去。但往事并未如烟,战友之情了尤未了。特务连(侦察二队)的战友们当年结下的生死相依的情谊,在时间的推移和岁月的更替中,不但丝毫未曾淡化未曾抹去,而且似一坛老酒愈陈愈醇、愈陈愈香,在不断深化、不断升华。这么多年来,战友们包括烈士战友的亲属行都一直在相互思念、相互走访、相互看望、相互关心、相互帮助,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据了解,战友间小规模的聚会不断,但大家总觉得难以尽兴难以尽情,于是就酝酿、策划、准备和组织了这次规模空前的聚会活动。最可贵的是活着的战友们聚会时,并没有忘记牺牲的战友。离广西几个烈士陵园较近的战友们,几乎每年都会去扫墓,祭奠牺牲的烈士战友。湖南的王时平战友对笔者说,这十几年来,他与部分战友5次去广西给烈士战友扫墓,几乎两年一次。这次活动的一个重点,就是去四个烈士陵园扫墓,祭奠牺牲的烈士战友。战友们给烈士战友扫墓,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形式,而是带着深情、带着思念去祭拜的。这次去四个烈士陵园扫墓、祭奠牺牲烈士的仪式,都由特务连首任指导员陈土清主持。笔者见到:年近旬的陈指导员每次念到牺牲战友的英名和事迹时,都泣不成声、哽噎不已,参加祭奠的战友们也都情不自禁地悲痛落泪,泣声一片;大家排着长长的队伍依次给烈士战友焚纸烧香、拱手作揖,举止是那样的庄重,神情是那样的虔诚。有的战友还跪于烈士墓前或抚摸烈士墓碑,泪流满面、喃喃自语,向烈士战友诉说着心里话。目睹这感人的场景,笔者思忖:我们常人会这样给逝去的兄弟扫墓、祭拜吗?扫墓、祭拜也会出现如此感天动地的场景吗?
       笔者还了解到,战友们的深情厚谊还体现在对烈士战友亲属长期的关爱中。几十年来,许多战友都自动不断地去看望烈士战友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过年、过节、烈士的父母生日,去看望的战友更多。2016年3月,经战友张福台倡议,末任特务连连长陈强召集二十多名战友,集体去看望兰可尊、邓义朋、韦升等烈士的亲属,并组织战友们捐款给烈士亲属补贴生活。陈强连长2017年身患重病,中风在床,于2018年去世。在陈强患病期间和他去世时,老指导员陈土清带着一群战友先后四次去看望他,并多次发动战友给他捐款救助。今年五月中旬,当得知战友林礼跃家庭经济困难且身患重病后,陈太祥队长和张福台、张武亮等战友又筹得一笔款子,寄给了林礼跃的亲属。笔者深深感到,战友们的这种深情厚谊,是人世间何等高尚、何等纯洁、何等宝贵的真情啊!
 
拥 军 爱 民 鱼 水 情
 
      笔者了解到,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官兵们在广西边境一线执行训练和作战任务中,严守我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扬我军拥政爱民的优良传统,把驻地群众视为父母和兄弟姐妹,充分尊重、关心和爱护他们,并帮助他们搞好生产生活,赢得了当地各级政府、村干部和群众的衷心拥护与爱戴,乡亲们把驻村官兵当作自已的子弟和亲人,尽力关心和支持驻村官兵的生活、训练和作战。几年中,特务连(侦察二队)的官兵们与驻地群众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拥军爱民、鱼永相亲的赞歌。
侦察二队队长陈太祥对笔者说,在广西边防的那些年,侦察二队的官兵每驻一个地方,都做到友善地与当地政府和群众相处,注意关心群众的生产生活,尽力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驻地一般都是穷山避壤,缺衣少药,物资匮乏。陈队长就让随队保障的军医和卫生员抽空给群众看看病。军医周本清向笔者介绍,一次驻地那改村一位十多岁的女孩得了疟疾,其家人请人给其施巫术,病情加重后,其父才来部队求援。周医就把刚从上级医院好不容易弄来的三合新药开了一盒给这女该服用,女孩病情迅速好转并痊愈,女孩家人感激不已。农忙时,陈队长也让官兵抽空帮群众干些农活,收玉米、挖木薯、砍竹子、打柴火,官兵们部干过。官兵们的善举受到了群众的高度称赞,也赢得了群众的充分信任。
陈太祥队长也谈到:当年广西边境老百姓家里虽然比较穷、条件比较差,但侦察队的官兵每到一地驻扎,他们总是把家里最好的房间让出来给部队住,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官兵吃。比如,驻地老百姓经常把粽子、艾饼、玉米、红薯等土特产送给官兵吃,在山上打到兔子、山鸡等野味,也要与官兵们分享。初驻龙州那改村时,当地一农场分场的几名年青“烂仔”职工故意为难驻地官兵,时常寻衅滋事,一次还与我一名侦察兵打了起来,被我侦察兵教训了一顿,“烂仔”不服,又把部队的军用电话线剪断。时任分场队长的房东老魏知道后,便把这个“烂仔”职工绑来交给陈队长处理。陈队长本可将破坏军用电线的“烂仔”交给地方司法机关依法严惩,但陈队长还是让老魏教育教育后把他放了。张福台、张武亮战友对笔者说,当时他俩经常去龙州那冻粮所给部队采购军粮,粮所工作人员对他们热情接待,大力支持。开票的工作人员农丽丽大姐做到部队人员随时来随时开,给他俩提供了很多帮助,也争取了不少时间,让他俩十分感激也至今难忘。这次战地重游,张福台、张武亮战友还真找到了当年的农丽丽大姐,并邀请她来与这次参加活动的侦察二队的官兵们见面,大家欢聚一堂,共话往日情谊。
       三十多年前的军民鱼水情已深深地铭刻在了特务连(侦察二队)官兵的印象里,那三十多年后的战地重游,当年的军民关系又怎样了呢?这次活动重点重访了当年驻地龙州的那改村和凭祥的保门(现为浦门)村的房东。在那改村活动了两天,在保门村活动了一天。笔者了解到,这两个村的村民听说当年驻村的解放军要来重访,大家都乐开了花。全村男女老少齐动员,提前数天就做着各种准备,又是杀猪,又是宰羊,还包粽子、做艾饼,打土酒、备土菜,忙得不亦乐乎,以待久别重逢的贵客。当官兵们来到这两个村的村口时,笔者见到村口都挂出了欢迎侦察二队官兵回笫二故乡的大红横幅和标语,村民点燃大盘鞭炮在村口迎接。官兵进村与当年房东见面时,大家不是紧紧地拥抱就是深情地握手,热泪盈眶惊喜不已,互问短长共话离情别意,简直就是一种亲人久别重逢之景。村民招待官兵的宴席,比当地春节还要丰盛,十几道美味佳肴和各种特产年果,让官兵们尝不胜尝。房东还以当地待贵客的敬酒礼,热情地给官兵们逐一敬酒。官兵们访问结束离村上路时,村民们又蜂拥到村口,又是点着鞭炮相送,几名房东还按当地送别贵客的礼节,提着酒壶、酒杯来一一给官兵们敬饯行酒官兵们得到了当地贵宾的最高礼遇。临别时,村民们紧紧地拉着官兵们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反复叮嘱官兵们常回家看看。当年红军告别井岗山老表、八路军告别延安群众的那一幕又在这两个村重演!见到这些动人场景,官兵们心里暖洋洋眼里泪汪汪,也是松不开告别的手,迈不开返程的脚!
 (本文作者 黄柏生  杨志仁  2019年5月中旬于广州)
责任编辑:孙华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版权所有 by 中国时代文化网

事务邮箱:shiwu@china-timesculture.org

ICP备17162560号-1